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潍坊志特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垃圾破碎机,餐厨垃圾破碎机,生活垃圾破碎机,垃圾焚烧炉分站

企业风采| 收藏本站| 在线留言| 联系志特
全国咨询热线:

158-6655-8545

我国餐厨垃圾产生及处理现状



1.产量巨大,资源化比例低

  中国城市每年产生餐厨垃圾不低于6000万t,大中城市餐厨垃圾产量惊人,中等城市餐厨垃圾年产量就超过了640万t,重庆、北京、广州等餐饮业发达城市问题尤其严重。随着垃圾产量逐年上升,中国垃圾焚烧场从2003年的47个到2009年的93个,增加近1倍;2009年中国各地区清运和处理生活垃圾15733.7万t,其中卫生填埋8898.6万t,占56.6%。而中国目前绝大多数城市的餐厨垃圾生活垃圾混合堆放,以传统的焚烧、填埋为主。焚烧、填埋不能实现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是对餐厨垃圾的极大浪费,并给地方财政带来沉重负担,据沈超青[38]分析,广州焚烧和填埋餐厨垃圾的年均净收益分别为-2538万元和-1465万元。
  即使在大力发展餐厨垃圾资源化技术的城市,资源化处理比例也相对较低。如北京2008年餐厨垃圾日产量超过1200t,资源化处理量仅为200t,不足20%;而上海2008年的餐厨垃圾日产量超过1100t,实际收运量只有500t。
3.2处理原则明确、国家层面重视

  把餐厨垃圾当做一种特殊的生活垃圾及固体废弃物,根据相关法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2005)、《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2007)、《餐饮企业经营规范》(2007)、《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2009)等,可以确定以下处理原则[39]:(1)餐厨垃圾处理“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和“污染者付费”的原则,(2)餐厨垃圾收运处置单位必须获得相应行政许可,(3)餐厨垃圾必须进入权威部门认定的处置场所,(4)有关部门有权处置非法经营者。
  国家对餐厨垃圾无害化、资源化处理利用极为重视。除了我国第一个针对餐厨垃圾的国家标准——《餐厨垃圾资源利用技术要求》之外,目前在编或者已经纳入近期标准制定计划的有:(1)产品国家标准:《餐厨垃圾利用技术要求》、《餐厨废油资源回收和深加工技术标准》(我国第二个针对餐厨垃圾的国家标准)、《餐厨垃圾资源化产物安全质量标准》;(2)工程建设行业标准:《餐厨垃圾处理技术规范》(2010征求意见稿)、《餐厨垃圾处理厂运行维护技术规程》(2009年12月报批稿);(3)产品行业标准《餐厨垃圾脱水机》、《餐厨垃圾处理场技术规范》等。
  根据餐厨垃圾处理中存在的问题,相关部门2010年就曾多次发出应对通知/意见:“关于严防‘地沟油’流入餐饮服务环节的紧急通知”(食药监办食[2010]25号),严防餐饮企业使用“地沟油”;《关于组织开展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的通知》(发改办环资[2010]1020号),拟选择部分具备相关政策法规,并在餐厨废弃物资源化、无害化处理上有一定基础的城市,开展餐厨废弃物资源利用试点工作,探索中国餐厨废弃物处理问题的有效解决途径;“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国办发〔2010〕36号),要求各级政府开展“地沟油”专项整治、加强餐厨废弃物管理,推进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

2.未建立有效分类收集机制,法律法规不健全
餐厨垃圾“三化”处理的一个重要前提是生活垃圾分类投放。中国在北京、上海和杭州等城市设置了餐厨垃圾分类收集试点,但目前仅有广州市出台了《广州市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明文要求将生活垃圾分为四类:可回收物、餐厨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大多数家庭餐厨垃圾仍与其他生活垃圾混合堆放或者直接排入下水道,缺乏合理的分类收集措施。广州市越秀区南山街生活垃圾分类试点一年后,分类垃圾桶因无人维护而破损严重,仅有少数市民坚持垃圾分类,而更令人寒心的是环卫系统把居民分类投放的生活垃圾混合运输[40]。
  北京、上海、杭州、深圳、乌鲁木齐、宁波、苏州等城市根据各自实际相继颁布了餐厨垃圾的管理办法或法律法规(表1),但是目前国家层面的《餐厨垃圾管理办法》尚未出台。地方性餐厨垃圾管理办法也存在诸多问题:出台城市为数不多,属于地方性法规的仅有《西宁市餐厨垃圾管理条例》;相应法律及政府规章实施年限短,未积累充分的管理经验;绝大多数城市的餐厨垃圾管理办法中虽然明文规定不法处理餐厨垃圾将被罚款,但配套的监管细则如罚款执行,罚款去向/用途却没有出台,难以服众;同时,对餐厨垃圾资源化处理缺乏一个统一的技术标准。可以说,国内绝大多数城市的餐厨垃圾仍处在“无法可依”的状态,大量餐厨垃圾流向不明,出现了正规餐厨垃圾处理企业收集不到餐厨垃圾无以为继的局面[41]。
3.现有技术经济价值不高,处理难彻底
  少数大中城市在餐厨垃圾资源化上先行一步,扶助生物技术企业,利用新兴的生物科技来处理餐厨垃圾(表2)。由于采用的核心处理技术的不同,我国餐厨垃圾处理形成了所谓的“四大模式”:“北京模式”多以厌氧消化(如北京董村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的Biomax湿式厌氧消化工艺)技术为中心,“西宁模式”以饲料化技术为主,“上海模式”则采用动态好氧消化——此技术多用于污水处理,而“宁波模式”则生产菌体蛋白、饲料添加剂和工业油脂。可见,目前国内餐厨垃圾处理技术主要集中在厌氧消化、饲料加工、好氧堆肥及工业油脂化上,部分企业生产菌体蛋白。
  目前大部分餐厨垃圾处理技术经济价值并不高,如杭州从餐厨垃圾中提炼工业用油和制成饲料蛋白粉,处理成本在165元/t,而每吨餐厨垃圾大约能从生产工业用油和蛋白粉上回收50—60元[42]。齐玉梅等[43]根据上海餐厨垃圾大中型处理技术种类、工艺水平,分别抽取了制作有机肥、饲料和精制肥料3个具有代表性的处理厂产品,综合分析餐厨垃圾收运处理成本,发现三者每加工1t餐厨垃圾的经济收益为-49元、425元和-88元。仅有制作饲料能少量盈利,其余都要亏本,而鉴于食物链风险,用餐厨垃圾制作饲料需要谨慎考虑。陈冰等[44]应用生命周期模型评价餐厨垃圾处理技术,得出厌氧发酵、好氧堆肥、饲料化技术和小型生化处理机的单位处理成本为2.1、5.65、0.37和1.4元•人-1•a-1,并认为餐厨垃圾处理项目只有部分产品收入,补贴是餐厨垃圾处理技术发展的支撑。而且,大部分餐厨垃圾处理企业对餐厨垃圾处理并不彻底,通常将餐厨垃圾液体部分留给城市污水处理系统处理,而其中的高盐分不利于微生物生长、易于腐蚀设备,加重了污水处理系统的负担。